反对代孕的原因之一:可能造成近亲结婚

作者:admin  来源:http://gzxybaobei.com/  发表时间:2018-1-31  点击:84

代孕话题出乎意料地成为争议焦点

草案新增第35条规定:禁止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和胚胎;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。这是国家法律首次出现对“代孕”的规定。草案同时明确了对“代孕”等行为的罚则,情节严重的还会被吊销执业证书,乃至追究刑责。审议中,关于代孕的话题出乎意料地成为争议焦点。

支持代孕

支持方:生育困难者有代孕的需求

 

周天鸿委员认为,生育权是基本人权之一,生育方式选择权也是生育权的基本内容之一,允许代孕,实际上是对不孕夫妇生育权的尊重。他也承认,如果法律禁止代孕,就可能造成“地下代孕”不断发展,甚至部分有需求的人会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和地区实施。

 

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说,2015年对七省市的调研中发现,很多年轻夫妇在生育上出现了问题,“我们一方面放开了二孩,一方面又要禁止代孕,这在法律上是矛盾的”。

 

反对代孕

反对方:非法代孕有可能导致近亲结婚

 

朱发忠委员表示,政府应该打击黑代孕,帮助不孕不育夫妇解决这个困难,而不该一禁了之。

“什么叫代孕,就是女性出租自己的子宫。非法代孕生出来的孩子,将来近亲结婚或者姐弟俩结婚都不知道。”作为生殖科主任、也是一名试管婴儿医生的全国人大代表孙伟说。

 

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帆说,现实的问题是,一些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也在非法从事试管婴儿产业,一些中介组织非法采精、供精、采卵、供卵、代孕,以致出现了湖南数百名妇女到广东代孕的问题。

 

“为什么乱?因为利益空间非常大。这方面是我国目前的法律空白,规章力度显然不够,所以写进法律很有必要。”江帆说。

生育两个孩子是不是应该奖励?

刘政奎委员说,原来法律中对独生子女家庭给予奖励,“既然现在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,是否也应该有一些奖励政策,减轻生育两个子女家庭的抚养负担?”

 

他建议在就医、就学等方面作出一些原则性规定,便于各地相应制定具体政策。“只有这样才能鼓励生育,起到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和人口结构优化的目的。”

 

现有独生子女能得到帮扶吗?

 

陈国令委员说,独生子女的家庭负担问题,是一个社会问题。我们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,这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基本在50岁到60岁之间,没有兄弟姐妹,与前一代、后一代相比是负担最重的一代。这是历史造成的,为了体现社会公平,国家应该出台相应的法规政策,解决这一代独生子女的家庭负担问题。

 

“不是要不要再给独生子女父母发独生子女费的问题,而是政策延续上应该一脉相承,不能戛然而止。”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蒲长城建议。

 

欧阳淞委员同样认为,删去原第27条之后,如何继续扶持、关心独生子女家庭,建议给予法律上的明确。

取消生育审批制

建议草案增加“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,不再进行生育审批”的内容,他说,生育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,准生证的实际作用有限,“有媒体报道,全国黑户有1300万户,占总人口的1%,这是对准生证的最大讽刺。公众对准生证也抱怨不断。”——列席此次常委会的住豫全国人大代表陈泽民

二胎登记制就可以了,三胎可以实行审批制。

——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仕民

相关新闻